加快培育经营性科普 推动科普资源优势变产业优势

发布时间:2022-09-28

 2006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中第一次提出,“制定优惠政策和相关规范,积极培育市场,支持营利性科普产业,推动科普文化产业发展”。2021年,国务院印发的《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国发〔20219号),提出“引导企业和社会组织建立有效的科技资源科普化机制,支持中国公众科学素质促进联合体等发展,推动科普事业与科普产业发展,探索‘产业+科普’模式。”

一、科普产业(经营性科普)在国家创新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及存在的问题

科普产业(经营性科普)作为一个处在起步阶段的新兴产业,在国内各省区市推进创新发展实践中进行了有益探索,多项工作有特色、有影响,取得了显著成效。中国科协牵头举办了12期中国(芜湖)科普产品博览会交易会,促进了科技资源向科普资源转化;国家发改委批复在安徽省合肥市成立“科普产品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是国内唯一面向科普产品研发及产业化的国家级工程研究中心,下设西南(成都)分中心、北京分中心、芜湖分中心和蚌埠分中心、昆明分中心,建有七大研发和工程化机构。安徽省紧紧抓住机遇,将115所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资源有力地转化应用到科普展教业中,推动科普展教企业队伍逐步发展壮大;贵州平塘以“中国天眼”(FAST)为核心的天文科普旅游是科普旅游的典范,当地还依托“天眼”打造“天文小镇”,带动了老百姓改变了生产活动方式,通过科普服务业增收致富。

总体来看,我国的科普产业新业态尚处于起步和摸索阶段,虽发展较快,但总体规模仍然不大且分布不平衡,科普资源供给不足、内容趋同,科普教育功能发挥不够。目前的经营性科普企业主要围绕公益性科普,在科普展览、教育等几个产品开发和技术服务领域提供支撑性产品制造和服务。相关企业大多规模小、技术弱、人才缺,产值规模上亿元的企业凤毛麟角。

二、云南省经营性科普发展现状

经营性科普是科普事业的有益补充,也是科普发挥其功能的重要载体之一。我省科学普及主要由政府开展为主,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中,缩小城乡文明差距、提高公民素质等方面,公益性科学普及发挥出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开展的科学知识和实用新技术的普及,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等多个方面不断缩小与城市、国内的差距,有力地促进了精神文明建设,提升了人民群众的科学素养。

云南省科普相关产业(经营性科普)目前处于萌芽阶段、初创阶段,为数不多的企业也主要是为科普事业提供配套服务,企业“少、小、散、弱”,业务内容与范围基本互补,还没有在省内形成市场竞争格局;缺乏上规模的科普企业,无法与省外企业形成竞争;真正意义上的科普产品极少。

1.有数量不多的展教类科普企业。一类是企业投资建造的博物馆类科普场馆,以门票收入为主,拓展以展览内容为中心的研学活动;一类开展科普展厅设计、施工、布展。

2.仅有一家较为成熟的科普玩具产品生产企业。具有云南特色的科普活动实验标本及科学课教具等产品开发呈星点状初步开始萌发。

3.科普技术服务企业在我省经营性科普业态中占有主要位置。主要是为科普场馆和有关部门提供的科普技术服务,市场细分明显,有的提供展品的维护和更新,有的提供科普活动服务、有的提供赛事服务和设备、技术支撑,形成了良性互补的格局。

4.科普旅游已初现苗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云南省旅游业基本停摆,有的旅游企业或机构依托云南省丰富的科普资源初步探索开发科普旅游、研学旅游、科普主题生态游等,开发当地市场,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效,成为了其疫情后的旅游支柱活动。

5.科学(科普)教育逐步发展起来。全省从事科学教育的机构有服务于学校的科普活动和小学三点半课堂的,有服务全省中小学人工智能赛事培训与教学的,也有开展地质、生态等多个领域研学教育的,其中以编程为主的科学教育机构最多。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国内(北京、上海)科普教育企业正稳步进入云南开拓市场,组织开展颇具特色、面向全国高端消费群体的科普教育活动。值得重视的是,近几年来,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越来越多的人投身科普研学活动,三四人的小团队甚至一至两人,凭某方面的专业知识获得大家的认可,从而持续性组织开展专业性或多样性的研学活动。

三、云南省发展经营性科普的思路和建议

(一)加强统筹和布局,促进经营性科普有序发展

云南省拥有丰富的科普资源,如古生物资源、动物资源、植物资源、生态环境资源、老工业资源、高原特色农业资源等,适宜四季开展活动的气候可为全国甚至全球提供丰富的科学普及内容和活动。近年来,云南省科普基地、科普场所以及丰富的科普资源日益受到国内外的青睐,成为了北京、上海、广东等发达省市科普旅游、科普研学出省(市)活动的理想目的地,市场潜力较大。经营性科普是新兴产业,是绿色低碳生态的新产业,涉及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工业等领域,建议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结合云南优势和基础条件扬长避短,抓住“双减”后全社会对科学素质提升、科学教育、旅游新内容的消费需求不断增大的机遇,统筹考虑全省科普资源情况,深挖科普资源优势,做好全局性统筹布局,出台专门规划和政策,以专项规划发展科普产业,实现科普产业倍增效应,积极有序持续推进经营性科普发展。

(二)推进科普社会化,增强市场化服务能力

探索引导和支持政策,大力培育科普市场主体,增强场景思维,推进科普社会化,营造创业光荣的舆论氛围,鼓励和推进经营性科普主体“个转企”,鼓励更多的自然人及社会组织成为经营性科普市场主体;推进“小升规”,鼓励和支持现有市场主体结合市场需求做强做大;大力引进有公认业绩的外来优秀科普企业,推动经营性科普市场主体总量快速增长、质量明显提升。深入开发科普内容,创新科学普及方式,不断拓展科普服务全社会的广度和深度,加强企业间联合,更好地服务科普事业,以及为社会提供更加丰富多彩、多样化、差异化的科普产品、服务、活动,逐步形成“产业支撑事业、事业哺育产业”的科普事业和经营性科普互补、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可持续发展格局,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

(三)拓宽资金融通渠道,加大财政资金对科普内容、人才、平台的支持和引导

随着市场对云南科普旅游、科普研学等需求的日益加大,也突显出云南省在科普内容研发、生产、运营推广、实施等方面的人才短板,专业性科普人才的短缺严重影响了云南省经营性科普企业的发展,难以形成产业。要建立健全科普人才职称制度,完善人才成长机制;建立科普人才库、科学传播首席科学家制度、科普志愿者管理制度,建成一支专兼结合的专业、规范、高效的科普人才队伍;鼓励和引导科技人员、教师等各类专业技术人员将科学知识和拥有的科普资源进行科学普及内容挖掘和开发,不断为市场提供新内容新方式,丰富科普市场的“原料库”,打造优质的科普“后厨”;要培育经营性科普创新型人才,加大对科普运营人才和科普活动策划、实施人才等各类经营性科普急需人才的培养。

搭建各类平台,从培育新产业链的需求出发,做好公共服务和引导,提升科普供给能力和水平。一是搭建科普资源供给平台、创作平台、传播平台等,打造科普众创空间,积极为科普创新创业提供良好的支撑和服务;二是搭建科技人员、教师、科普从业人员、科普产业人员交流合作平台;三是搭建科普资源交流和展示平台。搭建科普资源开发和共享平台,将省内外可供使用的科普资源向社会展示和宣传;举办云南大学生科普赛事;四是结合科学课老师科学素质提升,搭建起科研、科普与教育互联互通的科普教育服务平台;五是搭建科普与旅游结合的公共服务平台,为旅游业增加科普元素、科普结合旅游开展信息沟通、人才培训、内容挖掘等服务;六是积极参与和融入各类平台。协调有关部门鼓励和支持企业参加国内科普展会及融入国内科普平台,展示和推广科普产品和服务、活动等,将云南科普企业不断推向更大的舞台。

由于科普公益性的外部特征,同时市场变化较快,科普产品(含内容、活动、服务等)多是非标准定制产品,创新需要投入大量成本,但是销量又极其有限,科普产品开发成本过高等,使创新效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科普产品应用的技术多为成熟技术,科普产品的创新主要在于集成创新方面,致使创新成果很容易被复制,科普创新内容难以得到有效保护、会挫伤科普企业创新的积极性。因此,需要财政加大对经营性科普的引导和培育,以服务社会为目标,从科普平台打造、科普内容开发、科普人才培养、科普产品开发、科普宣传等进行支持,支持、鼓励和帮助企业成长壮大,推动经营性科普从萌牙逐步健康成长。

(四)鼓励经营性科普集聚发展,推进构建经营性科普产业链

科普产业链的上游是科普内容的挖掘与开发,中游是企业,下游是市场,云南省要培育和壮大经营性科普,需要加大对经营性科普上游、中游的支持和引导,积极开拓下游C端市场,推进构建起具有云南特色的经营性科普产业链条。

结合云南优势,鼓励和引导经营性科普主体集聚,形成集聚效应,以科普产业链思维培育龙头企业,优化科普产业生态,助推一批科普企业在全国占领高地。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创办科普园区(科普乐园),将科普研学、科普教育、科普创意设计、科普活动、科普旅游等相关企业和社会组织聚集起来,以园区或乐园为中心,集聚省内科普人才和智力等资源,推进产学研合作,发挥多方优势,积极培育和壮大经营性科普的影响力和经济效益,将云南省科普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

 

(本文完成于202288日)

 

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 关闭 】